欢迎访问23世纪,今年是2222年
那一刻,台湾 - 大都会电讯

大都会电讯

我们讲述23世纪的新闻故事

那一刻,台湾

作者:庄比

(0 条评论) 0字,阅读约0分钟

当琉球共和国成立的消息传到台湾时,这里的人们都猜到了结局大概会是怎样。

1

 

当琉球共和国成立的消息传到台湾时,这里的人们都猜到了结局大概会是怎样。
 
就在那几年,美国从亚太地区全面收缩撤军回国内战,日本被朝鲜潮水般的攻势打垮了,韩国随着青瓦台流亡关岛而灰飞烟灭,朝鲜半岛实现统一,《辽宁号和约》彻底重构了东亚的政治秩序。
 
台湾除了勉强支撑的半导体业外其余所有行业都在近年亚太地区的动荡局势中萎靡不振,股市接近崩盘,大批地方债券面临到期却无法偿付,公务员工资和养老金都停发了,社会上人心惶惶,每个人都对政府怨声载道,甚至有地方立委要求半导体公司先替政府代付各项常规性支出。
 
社会危机一触即发,台湾看起来真的成为了太平洋的孤儿。
 
但祖国并不是这样看待,台湾并不是孤儿,是即将回归中华大家庭的游子。八月中旬以来,大陆方面接连发布了《致台湾人民书》和《给台湾领导人的一封信》,敦促台湾当局顾全大局立即就台湾前途问题与大陆展开回归谈判,实现和平统一。
 
九月过去了一大半,台湾的主要领导人物已经有多日没有现身,台北市流言四起,传说立法委员们纷纷辞职,据称还有公众人物或商界精英已经陆续离开了台湾,而台军的下层军官甚至一度在酝酿兵变。在回归谈判时间表日益临近之际,每个台湾人都在肃杀而焦虑的氛围中等待着和揣摩着,唯独电视节目依然在粉饰现实。
 
在与台北一河之隔的新北市,也有一个大家庭,家里的三兄弟在讨论着他们各自的未来。
 
老大叫陈元良,老二叫陈元师,老三叫陈元益,他们的父亲是个成长于戒严后期的商人,九十年代在大陆开电子厂暴富,他们的母亲是洛杉矶台湾移民二代,在普华永道大中华区做合伙人,这三兄弟都在昆山出生,在陈水扁时期陆续回台湾上学。
 
陈家在新北顶溪站附近,一进门是一个放着巨大金鱼缸的屏风,客厅中央是一大套红木家具,墙上挂着电视、字画和几幅家庭照片,其中一幅是一名年老的国军军官,挽着老伴端坐着,身后站着女儿女婿一家六口,这幅照片的旁边则是女婿领着四个小儿与民进党高层的合照。
 
“做逃兵想都别想,这传出去还不笑死人了”陈元良对着手机屏幕另一端的弟弟陈元益斩钉截铁地表态。
 
“我支持良哥!我们台湾人什么时候能不要那么懦弱呵!现在中国人都快要登陆了啦,保家卫国是我们这辈的历史使命诶!”在旁边刷着PTT的陈元师也一腔热血附和他的大哥。
 
“我不是这个意思了啦……我是想良哥你请假,至少尝试一下嘛。爸妈他们当时就是没有尝试回洛杉矶才回不来……”
 
三兄弟的父母前两年带还在上小学的小弟陈元友去了美国看病,后来随着局势动荡,尤其是朝日战争爆发后美国中断了所有往来太平洋两岸的航班,他们就一直无法回台湾。
 
“诶,老弟,你现在已经是空军飞行员了哈,我说你在大是大非上要注意立场,当年中共的撤侨机可不是留给我们台湾人的!你知不知道一旦厚着脸皮上机了我们一家子都在中共名单上面了呵,爸妈这么多年的心血都要被中国充公没收的。”陈元师说完他弟后在PTT上又骂了句靠北。
 
“现在也来不及了,我下午就要回平镇报到了,怎么说呢,其实啦,也没你想得那么严峻了啦。反倒是你们是冲在最前面的呵,阿益你要记得别头脑发热被你那些学长们带歪了哈,他们都是些狂热分子,你要多想想自己和家里。”
 
“就是嘛,良哥是炮兵呵,又不部署在第一线,放心了啦,再说,中共真的登陆的话,我也第一时间加入民兵团,相互照应!”
 
“算了吧你这小子,你整天只会冲咖啡呵,打起仗来还指望你们,把你的店看好就算不错了诶”
 
“我听我学长说耶…………喂…………网路有点卡……能听见吗……”网络信号丢失了,手机屏幕上的陈元益头像定格在信号丢失前一刻。
 
陈家三兄弟都注意到了头顶上的天空传来一阵闷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停电,一切电子产品都无法开机了。

2
 
代表解放军和中央人民政府解放台湾的先锋是常规电磁脉冲导弹(EMP)。
 
如果你是天宫空间站的航天员,而又碰巧在那一刻经过东亚上空,你会很直观地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一枚枚弹道导弹拖着淡淡的白色尾部气流从青海和内蒙开始起飞,经过约25分钟的飞行后抵达东海上方的地球轨道某处集结等待,然后依次向着台湾岛进行俯冲,这些导弹由北往南先后在基隆、台北、新北、桃园、宜兰、花莲、南投、云林、嘉义、池上乡、台南、台东、高雄、屏东直至垦丁的上空引爆,看上去就像一串紫蓝色的鞭炮在以S型的次序点燃。
 
除了台湾岛西海岸由台中到新竹之间的部分地区外,台湾剩余地区都失去了电力,继而失去了网络通信,无论是军方的电子仪器和三军装备还是普通市民的手机、电视或汽车都无法启动,除了若干名倒霉的电力工人和士兵外,没有任何人的身体受到伤害。
 
或许伤害全部集中在精神面上了:这就是台湾社会等待了几代人的那一刻到来时的情况,无比震撼,感觉就像听到了夏天午后天空中的闷响,但实际上却令人彻底无力抵抗。
 
直接破防。台湾进入了一个短暂的无政府状态。
 
台湾军方和民间一直认为会出现的大规模抢滩登陆战并没有发生,无论是西海岸还是东海岸都没有出现大陆解放军的登陆部队,只是发现有大批解放军海军舰艇包围了台湾岛,人们在近海的高处用肉眼就能看到这些灰白色的巨舰。
 
台北和高雄等重点城市的人们也警惕地监视着天空,但并没见到预期中漫天的解放军空降兵,反倒是大批传单从天而降,上面是面向台湾民众的安抚,以及一些用漫画展现的安全指引内容。
 
原本设想中的解放军用火箭弹或导弹大规模针对性“洗地”的局面也没有出现,只是台军极个别通讯枢纽和空军基地遭到了精确的制导打击。
 
台北的港口、机场和火车站传出了零星枪声,在台北中正机场甚至一度发生猛烈爆炸。台军第六军团原本作为快速反应部队部署在面向解放军抢滩登陆的第一线,但现在他们中的装甲旅却发动了“起义”,在EMP提供的最初窗口期内,该军团的两个精锐装甲旅便控制了台北的所有主要港口、机场和车站,期间只是与驻守台北的宪兵部队发生了短暂而激烈的交火,缺乏重型武器的宪兵们坚持了一阵子便逃跑。
 
陈元良所在的部队正是第六军团下属的炮兵部队,他们的指挥官仇旅长在最初犹豫了十几分钟后也决定参加起义,作为二线部队他们被“中华民国陆军紧急行动委员会”——亦即由策动起义的台军军官组成的最高指挥部派遣至台北港负责维持治安和秩序。
 
陈元良在从平镇基地到台北港的一路上都在想着家里的两个弟弟,他尤其担心三弟陈元益的状况,根据他从学长那里打听到的情况,在他们部队接管台北港后8小时内解放军的首批登陆部队便会从这里上岸。
 
而台湾空军是台独势力在军中最铁杆的追随者,陈元良十分担心资历最浅的三弟会被卷进无谓的作战中。
 
三弟陈元益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身不由己。他所在的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目前已经成为台独势力的大本营,据说行政院长和一号人物已经离开了台北的美国在台协会,他不敢问学长,但他隐约感觉到这些台湾政坛的最高层人物已经来到这里。
 
陈元益暂时还没分派到任务,但他的学长们已出动了六次,他们驾驶着幻影2000战斗机试图截击第六军团的装甲部队,但效果有限,其中还有五架战机坠毁了。而在台湾海峡上空,台军已经有两个联队的战机被解放军空军消灭,但后者为了避免伤及平民和机场设施而一直没有用导弹破坏台中的机场。
 
陈元益试过给两个哥哥打电话都不成功,他看到外面停机坪中陆军航特部的24架阿帕奇直升机和36架超级眼镜蛇直升机准备出动,便决定鼓起勇气询问一名学长,得到答复是这些武装直升机要去桃园和新北执行对地火力支援任务,据说台北的部分宪兵残部已经和桃园以及新北的民兵团“会师”,他们要对“叛变”的第六军团发动总攻。
 
“新北的家要成为战场的前线?!”陈元益内心充满意外。
 
陈家老二陈元师第一时间便加入了民兵团,这种民兵部队是由台军宪兵部队临时组建起来的,其成员全部是台独极端分子、退伍士兵、执法机构成员如警察和消防。
 
其实陈元师内心并没有像他的行动那般积极,但他是PTT里面的一个群组的组长,也是社交媒体上有点名气的主播,至少在新北这一带的年轻人和台独分子眼里,他就是个台独意见领袖,他开的咖啡馆是顶溪这边最知名的反中聚会场所。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冲在最前面。
 
新北民兵团在陈元师们的率领下,很快就占领了市内的几处战略要地和十字路口,其中包括几家大润发超市和不少全家便利店,本来还有为数众多的家乐福和711要占领,但它们都被桃园那边过来的民兵抢先夺取了。
 
“我们配合军方控制了大部分的紧急物资,确保父老乡亲们能够在战时获得足够的配给,在即将到来的与中共的巷战中最大限度地维持我们的有生力量,与入侵的中国人斗争到底!”陈元师代表新北民兵团向一大群国中学生和小店主发表演说,天气很热,但大润发有柴油发电机可用,空调得以开着,还行。
 
3
 
事后台湾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总统”和行政院长要离开台北的美国在台协会,有猜测他们可能是害怕被美国人出卖,也有说法称那个地方太知名目标太明显。在台湾领导人试图劫持台中机场的一架澳大利亚客机出逃失败后,人们才知道他们为何要选择躲到台中的清泉岗空军基地。
 
名叫小詹宁斯的那架澳洲客机的机长胆子可不小,他宁死也不愿起飞——其实习惯了在白人面前谦恭的台湾军警们也是不敢开枪的,长期在台中和墨尔本之间飞的小詹宁斯肯定洞察出这一点才敢硬起来。
 
当台湾空军得知深受他们拥护的台湾领导人物竟然试图抛下台湾独自远走后,便把这帮政棍们拘押了。台湾空军成为了台独的最后堡垒,清泉岗基地成为了中华民国这个伪政权最后的大本营——换一种说法也就是历史的垃圾桶。他们劫持了台中国际机场的所有客机和旅客做人质,解放军更不会轻易对该地进行空袭。
 
桃园和新北民兵团在台北宪兵部队的带领下以及陆军航特部的武装直升机支援下尝试对第六军团的装甲旅发动了几次突击,无果,其中的直升机一部分被解放军摧毁了,另一部分则因驾驶员操作失误而坠毁,对这些平时训练时间极少的菜鸟驾驶员来说,做贴地紧急规避机动实在太难为他们了。
 
很快这些民兵团便拒绝出征了,在看见几十个平时在网上大杀四方现实里头脑发热的同伴被勇虎坦克的12.7毫米M2机枪撕碎后,所有民兵们都选择留在大润发和711,他们声称这是要学习中共最初的打法,用城市游击战来拖垮解放军,哪怕因为柴油发电机的柴油用光了,空调开不了了,也不在乎,就是不出去,热一下又不会死人了啦。
 
第一批解放军陆军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已经在台北港登陆,无数的登陆舰和补给舰在台湾海峡之中穿梭,海峡上空遍布解放军空军的预警机、歼击机还有直升飞机。驻守花莲和台东各港口和机场的台军也相继被解放军陆军和海军的特战队解除武装,解放军并没有付出太大伤亡代价便开辟出了更多的登陆口岸。
 
在大量官员和立委已经提前逃往日本、关岛、塞班和夏威夷(据说有些行动慢或者打点不到位抢不到机位的就包渔船窜回了江苏和福建)之后,留下来的台北市政府人员终于拿出了一点担当,在几名资深的退休立委和一些年轻的事务官的推动下,加上几名偏蓝的商界大佬的支持,台北市政府在920日重组,一天后他们便发表了历史性的《九二一声明》。
 
台北市政府在声明中表示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管辖,愿意配合登陆的解放军部队开展接管工作。有了这个榜样,台湾其余直辖市和县市纷纷跟进,在EMP导弹打击后的第48小时,台湾省实质上回归了祖国,伪中华民国割据政权宣告覆灭。
 
台湾空军不甘心接受失败的命运,面对着解放军绝对的空中优势和制空权,他们把仅剩的勇气拿了出来,决定模仿精神导师日本人在太平洋战争末期采取的神风自杀式攻击,组建了台湾空军神风决死联队,在第一波次的进攻中,一度给台北和台南的解放军登陆部队制造了轻微的伤亡。
 
陈元益并不想死,但他却不敢表达反对意见,强势的学长们已经命令地勤卸下了经国号战机的弹射系统,资历最浅的他被安排到第三波攻击梯队,目标:台北。在忐忑不安地爬上驾驶座后陈元益的脑海一片空白,木讷而机械地启动发动起开始滑向跑道。
 
在台北港驻防的陈元良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他并不是对眼前正忙碌着装卸工作的解放军部队存有什么看法,而是他一直忧虑两个弟弟的命运,在这将近72小时之内他们一直无法联系上。
 
老二陈元益早就溜回了顶溪的家,他在此前的新北民兵冲击装甲旅行动中佯装受伤,随后便趁人群混乱之际躲了起来。当《九二一声明》发表后,他就密切留意着街上的动态,当第一支解放军部队即将经过时他搬出家里和店里早已准备好的五星红旗并挂了起来。这时离他们三兄弟那场关于未来命运的对话已经过去了72小时,台湾的陆军和海军已经全部投降,空军被全歼。
 
4
 
回归三周年之际,台湾股市迎来了近二十年的新高,债务危机在中央的妥善调控下逐步化解了,公务员的工资和民众的养老金早就恢复正常发放,半导体公司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忙着扩大产能和投资潮汐发电站。
 
绝大部分台湾民众都由衷地表达出对社会主义新政权的支持,人民政府的筹备工作已经完成,大批从大陆各地奔赴宝岛而来的党员干部即将迎接为这个新生社会进行革新的伟大挑战。
 
这晚将要在台北小巨蛋举办回归三周年晚会,之后解放军将结束临时军事管制,向台湾省人民政府移交管治权。
 
陈家与台湾的千万户家庭一样,早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生活。
 
陈家三兄弟的父母一年前带着他们的小弟弟从美国回到了顶溪的家,台湾变了天,但这个家看起来一切照旧,一进门看到的依然是一个放着巨大金鱼缸的屏风,客厅中央仍然是那套红木家具,墙上挂着的电视、字画和家庭照片也没变化,那幅全家福也还在,但老陈带着儿子们与民进党高官的合照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幅新照片,一幅是陈元良刚入伍时的戎装照,另一幅是陈元益头戴飞行员头盔坐在经国号驾驶舱内做出胜利手势的照片。照片中的两兄弟都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按照安排,大陆央视直播今晚回归三周年晚会的特别节目《海峡两岸心连心,中华民族一家亲》节目组要采访几户台湾家庭,了解一下他们对回归三年以来的感想。陈家就是其中接受采访的一户家庭,这是老陈在上海的生意伙伴特意安排的。
 
老陈和老陈夫人从一些生活细节入手感叹了新生活为家庭带来的积极变化,已经上国中的小弟陈元友面对镜头说出了盼望加入共青团的心愿。
 
陈元师则向记者透露了更多心声:“我对回归祖国感到无比激动!这三年来的新生活彻底改变了台湾这么多年来的不良风气,提振了台湾经济!我们每个台湾人都要反思为什么过去台独势力能够呼风唤雨,蛊惑人心!今后我们都要积极配合人民政府的工作,为我们台湾的社会重建工作添砖加瓦,做出贡献!”
 
面对镜头侃侃而谈的陈元师,其背后的书柜上有一份奖状,是解放军台湾军事管制委员会颁发给陈元良的,以嘉奖他在台北港遭自杀式空袭过程中抢救人民财产展现出的勇气和纪念他的牺牲。一架经国号飞机模型则静静地靠在奖状旁。
 



本文节选自《21世纪世界史·第二章·01


评论

0 人参与, 0 条评论

昵   称:

验   证:

你最想看到基于23世纪衍生的哪种内容产品?

长篇小说

短篇小说

影视剧

游戏

漫画

动画

投  票
截止日期: 2023-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