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3世纪,今年是2221年
对超企开刀,从保吏开始 - 大都会电讯

大都会电讯

我们讲述23世纪的新闻故事

对超企开刀,从保吏开始

作者:庄比

(0 条评论) 0字,阅读约0分钟

保吏的历史也是中国超企的崛起史,保吏的崩溃是否也意味着超企时代迎来了落幕时刻?

534fbef2c37c61a1597d9b853c961d31.jpg

凌晨时分,笼罩在马六甲海雾之中的保吏国防大厦,继续俯瞰着东南亚的风云变幻,新加坡曾经作为这个中国超企的总部逾百年,东南亚也是这个太阳系最大防务集团的发家地之一,然而这一切恐怕即将成为过眼云烟,保吏的历史也是中国超企的崛起史,保吏的崩溃是否也意味着超企时代迎来了落幕时刻?(图片来源:Richard Bagnall)



都会社北京、华盛顿、布鲁塞尔、伦敦、斯拉夫格勒、新特拉维夫、各人类殖民地及第四世界2221年9月2日电


华北,北京

 

北京时间9月2日,全国人大公布针对保吏国防的反腐败调查初步结果,隶属于“巨港六二事件”联合调查委员会的“保吏国防反腐败调查工作组”向媒体做了汇报。

 

工作组发言人表示,在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和取证后,揭露出保吏国防内部管理存在严重问题,高层管理人员普遍存在官僚主义作风,高管之间拉帮结派和结党营私现象突出,企业中下层员工纪律涣散、贪腐成风,保吏国防的董事会和党组织对此负有绝对的责任。

 

工作组提议对保吏国防进行拆分,此举意味着这个全球最庞大的防务承包集团之一可能将面临瓦解。

 

在三个月前发生的巨港事件中,保吏国防旗下的一艘近岸炮舰“马超号”为了顺利执行撤侨任务而炮轰了印尼军营,事件造成309名印尼公民伤亡。此后,保吏国防便陷入到接受调查和舆论攻击的双重危机之中,其CEO万设已于7月引咎辞职并接受调查。

 

根据工作组的提议,保吏国防拆分方案主要分为“部分市场禁入”和“剥离地球业务”两部分。

 

“市场禁入”是指直接禁止保吏国防在某些区域或特定领域拓展业务,华夏社的消息指东南亚和天宫可能会成为保吏业务的禁区,此外保吏与部分农场集团和行星际贸易集团的业务往来也极可能被终止。

 

而“剥离地球业务”则指向保吏国防的内部组织架构重组,作为一个超级企业,保吏可能必须剥离其所有地球业务——让后者以独立主体参与市场活动或作为资产直接被其他企业收购。如果此项成真,那保吏国防作为超企存在将名不副实,根据2220年的财报保吏国防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地球业务,其常备部队更是有七成以上服务于地球业务。

 

对保吏国防的调查公布和拆分建议令2日的沪市防务类板块大盘震动,西宁联合防务、北部防务集团等国内防务承包巨头的股价最高跌幅一度超过8%,而受保吏拆分牵连导致股价波动的还有一些与保吏有深度合作的企业,例如中国基建集团和人民水务集团,这类公司十分依赖保吏在遥远的地外殖民地为其员工和资产提供保护。

 

市场普遍对中央是否会进一步对其余防务承包企业甚至超级企业展开类似的“整肃”行动持有观望态度。

 

《首都会晤》的观察家普遍表示这次对保吏国防的调查和拆分提议是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利好,此举彰显出新一届领导班子对超级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不再避而不谈而是选择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治理。

 

但也有观察家认为此举削弱了中国企业竞争力和降低了中国公民在海外和殖民地的受保护力度,《社稷瞭望》的特约嘉宾前硇洲岛俱乐部(国际企业武装协调委员会)顾问闻杨认为对保吏国防的打击一旦出现扩大化将极大影响中国企业在太阳系殖民浪潮中的博弈能力,“有限度的反腐败和业务结构调整是必要的,但主动削弱一个在整个太阳系都极具影响力的企业是否符合中国的利益?这个问题的回答必须慎之又慎。”


中美洲,墨西哥城

 

9月1日,墨军政府首领桑切斯在墨西哥城出席纪念阿尔瓦雷斯将军逝世一周年的集会后向外界表示盼望中国在墨萨克斯问题上能秉持“最大的”公正。

 

墨萨克斯军政府发言人此前在8月26日称墨萨克斯人民不会接受任何以损害墨萨克斯利益为前提的政治交换和妥协。桑切斯9月1日的表态令外界进一步认识到墨萨克斯军政府当前的焦虑和不安。

 

目前墨萨克斯军政府正面临着国内北部和南部多个帮派集团的挑战,军政府的控制力基本上集中于首都墨西哥城和瓜达拉哈拉、莱昂、阿卡普科等几个中部的大城市,其余地区完全处于被动防守状态。

 

中国外长戴阳云在8月30日到31日期间短暂到访墨萨克斯,他在接受墨国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墨萨克斯人民深切关注自身民族利益的尊重,传达了中国会竭力维持公允,令墨萨克斯人民在持续数年的战乱后获得重建家园的稳定局面的信息。

 

有观察家认为戴阳云此行的目的除了与墨萨克斯问题各方进行终局磋商以外,还包含着对墨国军政府治国理政水平的考察,自从极具威望的前陆军上将阿尔瓦雷斯在去年因病去世后,军政府群龙无首的局面便愈发明显,目前的桑切斯政府暴露出了明显的执政能力短板。

 

一名资深的外交官在出席上周末的《北京观察》节目时说道:如果墨萨克斯军政府无法维持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那么墨萨克斯人即使在中国的帮助下与美联和孤星达成某种临时协议,也是不可能在未来继续保护领土和主权的。

 

但是上面这句话其实只说了一半,外交官没有说完的意思是,墨萨克斯军政府是否能在未来维护中国在墨国乃至东太平洋和整个中美洲的利益,是相当存疑的。

 

有媒体认为:“出于对中美关系的考量,以及西太平洋地区各国日益加深的对亚太多国部队从墨萨克斯撤军的诉求所产生的巨大压力,都在推动决策者做出艰难的决定。”

 

“这个决定的一部分正是关于是否继续支持墨军政府,抑或从墨国诸多政治力量中挑选更合适的接班人,根据共青团全国志愿者联盟派往墨萨克斯的共青团员最近数月来的一些工作汇报,我们发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或许我们可以试着考察一下墨萨克斯的马克思主义者以及他们的组织。”


南亚,加尔各答

 

自从8月中下旬以来,兴都斯坦国内开始面临严重经济困难,9月1日该国内政部长班达里(Deepak Bhandari)因为处理难民问题不力而请辞,被当地舆论认为他是为当前的局面承担责任。

 

就在班达里辞职的同时,加尔各答方面还宣布拒绝接受来自中国和印度伊斯兰共和国的紧急援助方案。

 

南亚地区今年夏季的降雨量远超往年,因此导致喜马拉雅联邦、兴都斯坦和孟加拉三国都面临极端天气引发的洪水灾害,以孟加拉的水灾尤为严重,该国由此产生了超过四千万名难民,这些难民中的大多数都涌进了邻国兴都斯坦。

 

原本兴都斯坦政府做出了“广收难民”的姿态,内政部长班达里更是宣称这是兴都斯坦展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重要时刻,然而随着洪水持续肆虐孟加拉,难民数量有增无减,直至兴都斯坦在8月26日紧急关闭兴孟边境。

 

根据联合地球的统计,目前兴都斯坦国内已经有超过两千万名孟加拉难民,这令兴都斯坦的粮食储备开始告急。

 

雪上加霜的是,高失业率和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飙升叠加于洪灾和难民危机之上,进一步令兴都斯坦脆弱的工业化进程面临中断的可能,分析认为该国8月的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将至少下降16%。

 

兴都斯坦执政党印地力量党在过去几年中试图推行的经济改革遭遇失败,当前面临执政危机。日前还传出在野党代表与英国财政大臣会面的消息,进一步引发外界对兴都斯坦当前政治经济困境局面的担忧:英国人一直试图令英联邦的力量重返南亚地区。

 

兴都斯坦虽然在全国范围推行社会主义制度,执政集团也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但却沿用了旧印度的选票民主制度,代表不同地区、不同利益集团和处于政治光谱不同位置的政党数量繁多,政治资源频繁受到损耗

 

中国外交部2日就兴都斯坦政府拒绝接受中国的紧急援助一事做出回应称“表示遗憾”。而国防部则表示云南号航母编队将继续留在孟加拉湾地区协助当地人民进行灾后重建的工作。


评论

0 人参与, 0 条评论

昵   称:

验   证:

你关注23世纪的内容多久了?

少于一年

大于一年

大于两年

大于三年

大于五年

投  票
截止日期: 2021-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