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3世纪,今年是2221年
社稷瞭望:陶氏五年,承上启下?【2221-4-23】 - 大都会电讯

大都会电讯

我们讲述23世纪的新闻故事

社稷瞭望:陶氏五年,承上启下?【2221-4-23】

作者:庄比

(0 条评论) 0字,阅读约0分钟

社稷瞭望,江山无患

社稷瞭望,江山无患,大家好,我是洪羽,我们为您分析时事新闻,带您了解关键人物,洞悉事态发展,欢迎在各媒体平台订阅。

 

过去一周,前国席陶思佳在卸任后首度接受媒体联合采访,墨萨克斯及下加利福尼亚局势持续动荡,美联、英国和斯拉夫元首在新斯科舍进行某种秘密外交,这些事件会如何持续发酵?我们接下来进行重点讨论。

 

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嘉宾,分别是:第51/52届全国人大代表,前第五国际观察员乐正宾先生;前ICACC(编者注:国际企业武装协调委员会)资深顾问,前国务院殖民地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闻杨先生。


陶思佳五年执政点评?


洪羽:请二位简单点评一下陶思佳这五年的执政?

 

闻杨:从历史结论来说,她就是前任许丽的接棒人,许丽末期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为中国的西半球地缘政治打下了一颗锚点,然后陶思佳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在墨萨克斯建立起稳固的基础,从长远看这是十分利于我们对美联进行牵制,以及深度参与拉美地区的政治经济活动的,在这个意义上看陶处于承上启下的位置。

 

洪羽:但陶思佳付出的代价似乎有点太大了吧?

 

闻杨:不同的时空代价都不一样,只能说“价格”还算在可接受范围内吧。

 

乐正宾:陶思佳还历史性地把殖民地事务放进了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中,也就是五三五规划里正式包含了一系列促进殖民地发展的内容,这是史无前例的,《殖促法》是陶五年的一个重要政治遗产。

 

闻杨:同意。这个遗产很可能影响我们的长远国祚。

 

乐正宾:不过,我认为陶思佳对国际共运过于忽视了,过去五年我们都没有抓住机会在南亚、拉美和非洲大力支持当地的无产阶级革命。


墨萨克斯问题真的是导致陶思佳失去党内支持的原因吗?


洪羽:部分舆论认为墨萨克斯问题上的“暴雷”是导致陶思佳没能继续获得党内支持的重要原因,二位怎么看?

 

乐正宾:我认为不是。墨萨克斯问题本质是其国内矛盾积累到极点激化后所产生的,我同意刚才闻老师说的,我们恰好是在一个不太好的时空介入了这件事,但我们不得不介入。

 

闻杨:我们应该从符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这点来看待墨萨克斯问题,从宏观来看,介入墨萨克斯本身是对许丽班子的拉美政策的继承,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看做是“当仁不让行动”的一个延续。然后呢,这件事本身是帮助墨萨克斯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之举,在道德上没有任何问题,因此最终共同形成今天的局面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利益的,我们在两百多年来首次真正在拉美建立起“稳固”的基础。

 

洪羽: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陶思佳应该获得支持继续执政才对啊?

 

乐正宾:党内选举她得票并不低啊,她只是因为身体原因而卸任。

 

闻杨:对,没必要过度捕风捉影,人生无常嘛。

 

亚太多国部队的撤军时间表已经制定?


洪羽:闻老师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闻杨:没有,不过撤军时间表我个人估计是已经制定了的,毕竟撤军是大势所趋嘛,墨萨克斯的治安战我们是坚决不参与的,这个“我们”就是指亚太多国部队,无论是我们的陆战队子弟兵,还是日本、朝鲜和越南的士兵,都是不可能跟当地的各种势力打治安战的。

 

洪羽:就这样一撤了之?

 

闻杨:估计这(撤军)会是与美联谈判《墨西哥城和约》修改的筹码,也就是墨萨克斯军政府现在最关心的下加利福尼亚归属问题,因为美联也不希望南部边境长期存在中国军队。

 

洪羽:那尤卡坦拉丁自治区的存在怎么说?我们会在那边驻军吗?

 

闻杨:不大可能,现在从中央层面看我们会对在墨萨克斯派驻军队抱有十分谨慎的态度。而且尤卡坦已经有欧罗巴的部队了,还有各种天主教民兵组织,反美力量比较稳,所以我们没那个必要再驻军。


下加利福尼亚能重回墨萨克斯怀抱吗?


洪羽:那乐正老师你怎么看下加利福尼亚问题,它短时间内还能回归墨萨克斯怀抱吗?

 

乐正宾:并不乐观,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别想得到。而且关键的变量是墨国内形势,尤其是各种帮派、民兵组织和共产党武装 ,他们也不一定乐见军政府重新控制下加利福尼亚。

 

洪羽:会不会美联担心逼得太紧导致局面转向对共产党势力有利?

 

乐正宾:华盛顿会有这方面考虑,毕竟对付军政府与对付共产党是两回事,无产阶级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动武装斗争对任何帝国主义而言都是终极噩梦。

 

闻杨:但是墨萨克斯人民是否已经全面觉醒,以及他们的共产党有没有组织力和战斗力还值得观察。

 

乐正宾:这一点我们正好能帮上忙。

 

闻杨:让海军每天空投毛选给他们吗?

 

乐正宾:不过,我的确听说国内已经有都会区的一些共青团志愿者计划去墨萨克斯支援了。

 

传闻日本首相要访华?


洪羽:二位怎么看这个消息?

 

闻杨:有一些日本媒体是有提过,我们还是观望吧,日本人经常搞些虚虚实实来试探的。

 

乐正宾:我觉得现在财阀和日共之间应该还在谈,日共如果能短期内实现首相访华将会是他们的一大筹码。

 

洪羽:其实插问一句,中国未来还会考虑制裁日本吗?

 

乐正宾:为时尚早吧,要继续观察,毕竟中国对日制裁在日本是一件历史伤痕较深的事,我认为我们的领导人在这方面会十分谨慎。


美英斯为何突然召开新斯科舍峰会?


洪羽:关于美英斯三个北大西洋的所谓“离岸国家”突然召开峰会,有些评论认为这是“秘密外交”,闻老师怎么看?

 

闻杨:我想先反问一句,你觉得他们是真的专门来讨论渔业和资源分配吗?

 

洪羽:愿闻其详。

 

闻杨:我判断他们实际上是在讨论怎样搞一个大计划。渔业什么的只是烟幕弹,当然这三国在北大西洋的确存在渔业争端,他们在巴芬湾也是争得不可开交,但他们现在都有更迫切的任务:就是欧罗巴内部裂痕越来越大,俄罗斯加盟邦的分离运动现在都快成一团野火不断烧向布鲁塞尔和柏林了,对这三国来说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在欧洲大陆破局,所以必须赶紧搞些事,而且是大事,越大越好的事。

 

乐正宾:是的。美联去年刚换届,斯拉夫今年大选,英国明年下议院选举,这仨的确有充分的政治动力和资本搞事情。


驿宁共和国为什么这个时候开发殖民地?驿拓邦能获得预期中的成功吗?


洪羽:驿宁共和国这次又搞了个大新闻。

 

闻杨:开分基地嘛当然越早越多越好啊。我可以点明白了,关键是陈闵,这是个很有野心的领导人,我之前在ICACC跟他有过几次接触,他都是做事很有针对性和计划性的,而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乐正宾:波塞冬尼亚和驿宁的冲突如果长期化会影响小行星带地缘政治,驿宁估计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而加快了殖民开拓的速度,天匪对驿宁的侵扰始终是个不确定性极高的事,本身也会对他们的招商引资造成负面影响。

 

洪羽:那两位老师看好这个所谓“驿拓邦”的前景吗?

 

闻杨:这取决于驿宁肯投放多少资源在那里。

 

乐正宾:无非就两个保证:能赚钱,能守得住。

 

洪羽:好的,感谢二位的分享,祝大家晚安,好运。


评论

0 人参与, 0 条评论

昵   称:

验   证:

你关注23世纪的内容多久了?

少于一年

大于一年

大于两年

大于三年

大于五年

投  票
截止日期: 2021-10-21